中元,古人盼望「暑热」终结的日子

中元,古人盼望「暑热」终结的日子

「处暑」过了五天是「七夕」,气温还是很高,然后,或许因为颱风锋面影响,下了雨,气温就降到三十度以下,夜里还可以低到二十五度。但锋面过后,昨天午间又是三十三度喔!其实,「处暑」的十五天,都还笼罩在「暑气」下,而「处暑」节气在七月十六日才结束,结束的前一天是七月十五日「中元节」,因而这一天就成为古人盼望「暑热」终结的日子:北宋晏殊(991辛卯—1055)〈盂兰盆〉诗就说:

家人愁溽暑,计日望盂兰。

韩琦(1008戊午—1075)〈己酉中元〉诗说:

烦蒸求得到中元,余酷侵人尚鲜欢。

南宋杨万里(1127丁未—1206)〈中元日午〉诗也说:

雨余赤日尚如炊,亭午青阴不肯移。

中元日即使下雨之后,还是赤日炎炎:热呀!

今天中元,又会是甚幺样的天气呢?

今天是「中元」,既有「中元」,自然还有「上元」、「下元」,就是所谓「三元」。南宋大儒朱熹(1130庚戌—1200)曾说:「三元是道家之说。」那究竟是怎幺回事?元、明之际张宇初(1359己亥—1410)在〈三元传度普说〉中说:

我汉祖天师降生应化,昔于上皇元年正月十五日,无极大道太上老君修注上化八治;无极元年七月十五日修注中化八治,无极二年十月十五日修注下化八治。

张宇初是道教创始人东汉天师张道陵的第四十三代裔孙,博学多闻,被尊为「道门硕儒」。所提太上老君修注「上、中、下」化的月日时间,就是指「三元」。

道教有「元始天尊化为三官大帝」:上元天官之神、中元地官之神、下元水官之神,三神下凡,就是尧、舜、禹三帝的说法。所以地官大帝就是舜,原来是掌管五岳、八极、四维的地祇,随着佛教目连于中元救母并推恩于所有亡灵一事的深远影响,地官原有自然神的属性减弱,渐转为减轻亡灵罪业、超度孤魂的地府神。而七月十五日正是地官大帝的诞辰,民众在这一天,为祈求地官大帝赦免祖先亡灵的罪过,并推及一切亡魂,因此扩大举行祭祀,应就是「普渡」的由来。

宋末元初的周密(1232壬辰—1298),在《武林旧事》中说:

七月十五日,道家谓之中元节,各有斋醮等会。僧寺则于此日作「盂兰盆」斋,而人家亦以此日祀先(祭祀祖先)。例用新米、新酱、冥衣、时果、綵段、麵棊,而茹素者几十八九,屠门(屠宰业)为之罢市(休市)焉!

这是描述南宋京师杭州(又称武林、虎林。台北市有「虎林街」。)道教与佛教在七月十五日的相关作为。道教「中元」和佛教「盂兰盆」的联结,最早的纪载见于南朝梁代宗懔(502壬午—565)的《荆楚岁时记》:

七月十五日,僧尼道俗,悉营「盆」供诸佛。
隋代杜公瞻解释说:

按《盂兰盆经》云:「目连见其亡母在饿鬼中,即钵盛饭,往饷其母;食未入口,化成火炭,遂不得食。目连大叫,驰还白佛;佛言:『汝母罪重,非汝一人奈何。当须十方众僧威神之力;至七月十五日,当为七代父母厄难中者具百味五果,以着盆中,供养十方大德。』佛敕众僧皆为施主祝祷七代父母,行禅定意,然后受食。是日目连母得脱一切饿鬼之苦。目连白佛:『未来世佛弟子行孝顺者,亦应奉盂兰盆供养。』佛言大善。」

《盂兰盆经》纪载比丘大目犍连(目连)救母的事,为民间所熟悉。「盂兰盆」是梵语,意思是「解救倒垂的器皿」。南宋陆游(1125乙巳—1210)《老学庵笔记》说:

故都残暑不过七月中旬;俗以望日,具素馔享先。织竹作盆盎状,贮纸钱,承以一竹焚之,视盆倒所向,以占气候:谓向北则冬寒,向南则冬温,向东西则寒温得中,谓之「盂兰盆」。盖俚俗老媪辈之言也。又每云:「盂兰盆倒,则寒来矣!」晏元献诗云:「红白薇英落,朱黄槿豔残。家人愁溽暑,计日望盂兰。」盖亦戏述俗语耳。

「故都」指北宋都城汴京(开封)。晏殊(991辛卯—1055)谥号「元献」,他的诗题就是〈盂兰盆〉。「盂兰盆」又增加占测冬季寒温了内涵。

因为道教「地官赦宥」、佛教「目连救母」的双重影响,中元节成为祭祖、表达孝思的日子;元代许衡(1209己巳—1281)〈七月望日思亲〉诗,最为传诵:

枉却千思与万思,音容无复见当时。
草窗夜静灯前教,蔬圃春深膝下嬉。
将谓百年供色养,岂知一日变生离。
泰山为砺终磨尽,此恨绵绵无绝期。

写出所有人对父母不尽的追思,平实感人!七月十五日正是「望」日,夜月圆明;元.张翥(1287丁亥—1368)〈七月望对月〉诗说:

新秋月色初圆夜,远客楼中独坐时。
却数只惊身老大,相看聊与影栖迟。
神仙宫阙开三岛,牛女星河淡两旗。
不是吴刚频伐树,西风应长出轮枝。

是呀!今夜月色无论明暗,恐都难免「却数只惊身老大,相看聊与影栖迟」的感喟!

五代后蜀后主的宠妃花蕊夫人(940庚子—976),以〈宫词〉有名于世,有诗说:

法云寺裏中元节,又是官家降诞辰。
满殿香花争供养,内园先占得铺陈。

由此知道后蜀后主孟昶(919己卯—965),诞生于七月十五日。有名的第一对春联(桃符):「新年纳余庆」、「嘉节号长春」就是孟昶的杰作。

南宋周必大(1126丙午—1204),也是七月十五日生。周必大在七七岁生日时作了〈自赞写真(画像)〉偈送给替他画像的朋友:

元丰壬戌,中元之夕。仇池飞仙,浩歌赤壁。
今两甲子,明月犹昔。嘉尔父子,记我颜色。
丹桂婆娑,银蟾皎洁。愿言冰轮,常圆罔缺。

「仇池飞仙」就是苏东坡(1036丙子—1101);东坡〈赤壁赋〉开篇说:

壬戌之秋,七月既望;苏子与客泛舟游于赤壁之下:清风徐来,水波不兴;……

咦!是在936年前的今夜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