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从亲密关係中得到自由》:男性很早就得学着压抑所谓的「弱势情

典型的男性,典型的女性

男性和女性的行为方式确实存在着差异。问题是,它们是基因所造成、还是教养所造成?过去很长一段时间,人们总爱说天生的性别差异,而且某些研究似乎也证实了这一点。不过,最新的相关研究却显示,男女之间的遗传差异遭到了过度的诠释,事实上,两性的行为与思考方式,在很大的程度上其实是受到了一个社会用来教养少男、少女的角色模式所影响。由美国学者丽莎.艾略特(Lisa Eliot)所做的一项大规模的研究,便表明了这一点。

无论原因为何(基因和/或教养),约有三分之二的男性偏向于自主的极端,有别于约有三分之二的女性偏向于结合的极端。这种情况会在沟通与行为上造成什幺影响呢?首先,男性会比较强调「事实」,有别于女性比较看重「关係」。一般来说,男性比较容易对事物保持距离,做出强调动脑的决定。女性则会比较注重合作,她们比较会去考虑,自己的决定或许对其他人会造成影响。当茱莉亚告诉罗伯她和某个朋友发生的问题时,她会期待罗伯倾听她、同情她;相反地,罗伯却是努力地在为茱莉亚所遇到的问题寻找解答。然而,茱莉亚其实根本不想知道那些,也许在与罗伯对话的过程中她自己就会想出答案;她所要的,其实只是罗伯的参与。

对于这种经常发生在男女之间的沟通问题,心理学家暨作家比昂.逊福克(Björn Süfke)有个合理的解释。逊福克表示,在男性的社会化中,「弱势情感」或「软弱情感」是不受欢迎的;软弱、无助、悲伤、恐惧、羞愧,传统上较倾向于由女性而非男性来感受。男孩子很早就得学着去压抑所谓的弱势情感。相反地,快乐与愤怒则是被允许的。且容我提醒一下:愤怒与攻击性是属于自主这方面的情绪。如果茱莉亚感到悲伤,觉得有些无助,因为她和自己最好的朋友发生冲突,这时罗伯会感到很不自在,因为他并不想要涉入这类情感当中。

然而移情却正是得要这样才能运作;人们必须去接触自己的悲伤,藉以感受他人的悲伤。不过,如果这条连接自身情感的线无论如何都具有危险,那幺人们必然也会忽略对方身上相应的情感,因为它们就是会在一个人身上唤起那样的情感。换言之,缺乏同理心是为了防御自己的弱势情感,它们是男性所不想感受到的。然而,同理心这时候却是我们在与人结合上不可或缺的一项基本能力。男性(就连女性也有这种情况)难以本于同理心设身处地为对方着想,从而也降低了他们的结合能力。

如果你是个不善同情的人,我想建议你,首先允许你自己感受自己的弱势情感,其次敞开心扉接受他人的这些情感。你可以藉由完全有意识地观察自己的情感,去建立与它们的联繫。举例来说,如果你感受到了淡淡的哀伤,这时请不要一如既往地推开它,请你反其道而行,赋予它一个内在的空间。请你不必担心,它不会永远赖着不走,也不会撕裂你。情感总是暂时的,无论是正面的情感、还是负面的情感。你与自己的情感连线越顺畅,他人的情感在你看来就越不费解。

由于男性比较注重事实,许多男性基本上偏好谈论事实更胜于谈论关係,而且他们也喜欢为了共同的任务聚在一起。对于男性来说,「併行」是一种怡人的共处形式,这代表着,他们会肩併着肩一起去钻研一部汽车、去钓鱼、去驾驶帆船或去打高尔夫。相反地,女性在讲话或做事时则是比较喜欢面对面。

此外,竞争和比赛在男性方面又比在女性方面扮演了一个更重要的角色。男性喜欢相互比较,他们喜欢展示自己所拥有的东西。竞争的时间消磨必须被归类成自主的部分,因为这里所涉及到的,并非「什幺是我们共同都有的」,而是「什幺是我比你好的」。由于许多女性宁可固定在结合的那一边,因此她们较会去强调共同点;相较于彼此一较长短,她们更在乎的是促进理解。这种情况早在幼年时期就已显现,女孩比较喜欢玩些可以彼此一起形塑的游戏,男孩则比较喜欢玩些可以相互竞争、争斗的游戏。我们经常可以见到,当友好的几对伴侣聚在一起时,男性会一连数小时在谈论政治,女性则会一直在谈论某些个人的隐私。

不过,女性当然也可以是事实取向、问题取向、竞争取向,正如男性也可以是关係取向、移情取向。我们所说的其实只是统计上的多数情况;两性其实都具备这些能力,他们分别都能在自己身上培养与训练不够发达的那些能力。这些能力其实都有它们各自的优点。重要的是,两性应该培养对于差异性的理解,别去谴责它,而要去珍视它。女性可以学着自信地进行辩论,学着无拘无束地将自己的能力展现出来;相反地,男性则可以学着培养自己的移情能力,学着多点共鸣、少点竞争。

相关书摘 ►《从亲密关係中得到自由》:「自恋型格」用理想的第二自我,压抑心中的阴郁小孩

书籍介绍

《从亲密关係中得到自由》,远流出版
.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联合劝募。

作者:史蒂芬妮.史塔尔
译者:王荣辉

我们往往都会认为,总是遇到不对的人是命运的问题,或者,如果爱情关係陷于困难,那都是伴侣的错。「爱情关係绝非什幺运气问题,它其实是种个人决定的问题。」

如今几乎人人都以「爱无能的世代」自居;由于害怕亲密,年轻族群一再搞砸自己的伴侣关係。「没有能力经营伴侣关係」难道真的标誌出了这个时代及我们的社会发展无可避免的后果吗?作者史蒂芬妮・史塔尔(Stefanie Stahl)认为这是个错误的评断。在本书中,我们可以借助许多实用的练习,让读者能够在爱情中掌握自己的幸福。

作者以十分贴近生活的方式说明了,我们如何才能改善自己的结合能力与自主能力,进而巩固我们的自我价值。透过内在小孩的模型,她指引我们该如何去发现我们个人的印记、信条与情感;它们源自于童年的保护策略,至今仍在左右我们的关係程式。紧接着,她更进一步指出,我们该如何对症下药地进行相应的改变。这一切无非旨在创造一个双方都感到对等、也都能平等对待彼此的伴侣关係。

爱是一种安全的、深度的、平静的情感。理想的状态应该是,两个人平等地对待彼此,而且彼此也都感到平等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无论是两人对于结合、亲密、依靠的渴望,抑或是两人对于独立自主的需求,都能相互调和。为了达成结合,他们可以信赖、倾听、同情、奉献、让步妥协。为了达成自主,他们可以诚实、维护自己的愿望与需求、辩论、谈判、争吵。如果伴侣除此之外在价值与利益上还有某些共同性,他们将拥有幸福且鲜活的伴侣关係。该如何办到,这正是本书所要告诉你的。

《从亲密关係中得到自由》:男性很早就得学着压抑所谓的「弱势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