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从亲密关係中得到自由》:「自恋型格」用理想的第二自我,压抑

自恋的保护策略

希腊神话传说,美少年纳西瑟斯(Narcissus)在平静的湖面中见到了自己的倒影,他不禁爱上了自己;他的余生全都陷于难以遏抑的自恋中。自恋者就是本于自我痴迷的态度,认为自己是重要且伟大的人。然而,展现自己的伟大与正确性,其实只是一种保护策略,是为了尽可能不去感受到心中那个受了伤的阴郁小孩,因而在不知不觉中发展出来的。

根据我的观察,歇斯底里的情况较常发生在女性身上,至于自恋则以男性居多。不过,歇斯底里与自恋在表现形式上却有很大的交集。两者当事人都尽可能地想获得最大的认可,心中的阴郁小孩都对遭到拒绝、批评或羞辱怀有极大的恐惧。

具有自恋型格的人很早就学会,藉由一个理想的第二自我,去压抑他们心中那个自觉无用且悲哀的阴郁小孩。自恋型格的人会竭尽所能地让自己从平凡中脱颖而出,藉此来建构这个理想的自我。他们会付出令人难以置信的努力,藉以成为一个特别的人,因为阴郁小孩的感受正好与此完全相反。为了控制住心中的阴郁小孩,他们会去追求非凡的成就,追求权力、美好、成功、认可。因此自恋是由一连串的保护策略所构成。令人遗憾的是,其中也包括了贬抑他人。

具有自恋型格的人对于他人缺点有着极为敏锐的嗅觉,他们喜欢以尖酸刻薄的批评突显他人的缺点。具有自恋型格的人无法承受自己的缺点,因此也无法承受他人的缺点。不过,藉由聚焦于他人的缺点,他们就能转移对自己缺点的注意力。透过言语的批评,他们会在他人身上引发那些自己不想感受到的情感,也就是深度的不安与自卑。在具有自恋型格的人身上,加害者与受害者异位的情况特别明显。

然而,某些具有自恋型格的人却也会选择相反的策略,藉以提升自己的价值:他们会去理想化与自己关係亲近的人,例如吹捧伴侣、子女或朋友。但有不少具有自恋型格的人却也会双管齐下,既吹捧自己人、又贬抑他人。具有自恋型格的人先是理想化新的友谊或恋情,继而却又将它们贬得一文不值,这类情况其实也是屡见不鲜。

无论自恋型格的人是偏好理想化或贬抑,他们都喜欢吹嘘自己的能力、财产和所属企业。在吹嘘时,他们不一定非得大张旗鼓、大声嚷嚷,同样也是有「低调的自恋者」,往往以某种巧妙的方式,来彰显自己是具有优越性与独特性的知识份子。

不过,具有自恋型格的人也有可爱的一面。他们可以是非常迷人、善良且风趣,甚至其中有些人带有超凡的魅力。他们对于成功的追求,往往让他们在事业上取得傲人的成就,甚至享有崇高的声誉。为了成为一个特别的人所付出的努力,会为他们带来丰硕的成果。这不仅会吸引其他的自恋者,也会吸引那些依赖性格的人。

倘若两个主动的自恋者结合在一段伴侣关係中,这段关係多半会是由激情与相互伤害所构成的爱情云霄飞车。相反地,如果自恋者的伴侣比较具有依赖性,这时他们多半会在没有防卫意识下,让自恋者的言语攻击长驱直入,并且只能努力地满足自恋者的期待。这是注定要失败的结合,因为无论伴侣再怎幺「乖巧」,他们的行为完全无法改变自恋者的认知扭曲。

这种认知扭曲是产生于,一方面对于自己的缺点视而不见,另一方面却又把伴侣那些微不足道的缺点无限放大。如果自恋的人陷于这种认知扭曲的状态中,他们就会把自己的目光侷限在伴侣的缺点上,伴侣的优点则完全消失在他们的视野中。这些假想的缺点会让自恋的人非常恼怒,因为对于他们而言,伴侣理应有益于他们提升自己的价值,所以伴侣也必须像他们一样完美。

没有一位伴侣有办法反制自恋者这种放大缺点的行为。然而,具有依赖性的伴侣却会认为,只要他们能够变得更好、更美,自恋者就会感到满意。这是阴郁小孩的典型谬论,这种谬论不单只会发生在与明显具有自恋性格的人的关係中。许多人都会倾向于概括承受所有批评,即使它们有多幺不公正、有多幺偏颇。由于自己内在的种种印记,他们基本上总会觉得,自己是有罪过的、自己是不够格的;即使当事人的成人自我早就知道,伴侣是个自恋型格的人,当自己总被对方所贬抑,那也不是自己的错,情况还是会如此。

他们心中的阴郁小孩未能取得这样的认知,他们依然被困在自卑感里,而自卑感则会在自恋者的批评中受到强化。为了疗癒自己,阴郁小孩无论如何都想获得自恋者的认可,于是阴郁小孩就会更努力地想要讨好自恋者。然而,自恋者却依然故我。这种情况下,具有依赖性的伴侣会感觉到徒劳无功、无能为力,这又会进一步增强他们的依赖感──一种恶性循环。

强烈的虚荣心与权力欲,会让显着具有自恋型格的人变成不受欢迎的同事或上司。他们的「玻璃心」,换言之,他们的高度脆弱性,更增加与他们打交道的难度。局外人很难理解,为何明明无害的事情都能让自恋者感到受伤;特别是因为他们的外表看起来总是自信满满,完全不会给人心理素质脆弱的印象。然而,当心中那个极度不安与悲哀的阴郁小孩觉得受伤时,他们却不会黯然退缩,反而会暴怒。愤怒与怨恨可算是具有自恋型格的人主要的情绪。不过,每当他们的成功策略触礁,每当他们经历一场个人的失败,他们却也可能落入明显忧郁的状态。这时心中的阴郁小孩会陷入深深的绝望中,因为此时他们深切地感受到自己的不足与拙劣。

为了保护阴郁小孩,大人会试图借助自己的旧策略再次取得成功。然而,有时痛苦的压力是如此巨大,以致他们居然会选择自杀,或是不得不求助于心理治疗。在理想的情况下,他们会在心理治疗中学会接受与安抚心中的阴郁小孩,好让阴郁小孩明白,就算没达成什幺特别了不起的事情,自己也能感到获得理解、也能感到充满价值。

顺道一提,自恋其实是一种我们每个人都会採取的自我保护策略;差别只在于达到什幺样的程度算是「自恋」。每个人都会在低微的程度上运用自恋的保护策略。我们都会希望自己能够脱颖而出,有时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会去贬抑他人,偶尔喜欢吹嘘一下,没有人能够完全摆脱虚荣的想法。有时我们的目光也会侷限在他人的缺点上,当伴侣做了什幺令我们蒙羞的事,我们会感到羞愧。我们会试着尽可能不去感受到自己心中的阴郁小孩,试着隐藏自己的缺点。相应地,对于遭到拒绝或批评,我们会感到受伤。

类似于歇斯底里,具有自恋型格的人同样也难以认清自己的性格结构。然而,如果他们能够做到这一点,他们就能找到摆脱这种程式的方法。重点在于,接受自己的缺点,安抚自己心中那个可怜的阴郁小孩;如此一来,将不再总是需要外界的肯定,更没有必要再去贬抑他人。如果你惊觉到自己就是个具有自恋型格的人,在〈疗癒〉的部分里,你会找到你所需要的一切。

相关书摘 ►《从亲密关係中得到自由》:男性很早就得学着压抑所谓的「弱势情感」

书籍介绍

《从亲密关係中得到自由》,远流出版
.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联合劝募。

作者:史蒂芬妮.史塔尔
译者:王荣辉

我们往往都会认为,总是遇到不对的人是命运的问题,或者,如果爱情关係陷于困难,那都是伴侣的错。「爱情关係绝非什幺运气问题,它其实是种个人决定的问题。」

如今几乎人人都以「爱无能的世代」自居;由于害怕亲密,年轻族群一再搞砸自己的伴侣关係。「没有能力经营伴侣关係」难道真的标誌出了这个时代及我们的社会发展无可避免的后果吗?作者史蒂芬妮・史塔尔(Stefanie Stahl)认为这是个错误的评断。在本书中,我们可以借助许多实用的练习,让读者能够在爱情中掌握自己的幸福。

作者以十分贴近生活的方式说明了,我们如何才能改善自己的结合能力与自主能力,进而巩固我们的自我价值。透过内在小孩的模型,她指引我们该如何去发现我们个人的印记、信条与情感;它们源自于童年的保护策略,至今仍在左右我们的关係程式。紧接着,她更进一步指出,我们该如何对症下药地进行相应的改变。这一切无非旨在创造一个双方都感到对等、也都能平等对待彼此的伴侣关係。

爱是一种安全的、深度的、平静的情感。理想的状态应该是,两个人平等地对待彼此,而且彼此也都感到平等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无论是两人对于结合、亲密、依靠的渴望,抑或是两人对于独立自主的需求,都能相互调和。为了达成结合,他们可以信赖、倾听、同情、奉献、让步妥协。为了达成自主,他们可以诚实、维护自己的愿望与需求、辩论、谈判、争吵。如果伴侣除此之外在价值与利益上还有某些共同性,他们将拥有幸福且鲜活的伴侣关係。该如何办到,这正是本书所要告诉你的。

《从亲密关係中得到自由》:「自恋型格」用理想的第二自我,压抑